光棍的剧本

  时间:公元2012年某月某日上午十时许

  地点:办公室内

  人物:我、眼镜女


  办公室内放置着一张长桌,两侧各摆放一张椅子,相亲的对象眼镜女已经坐在桌子旁,因为工作,我手持一把菜刀进入办公室。屋内明亮,办公室玻璃门外,人来人往。我走进办公室,将菜刀放在桌子上。


我:不好意思,我工作比较忙,只能把见面的时间定在今天,在单位见面。

眼镜女:没关系。你单位肯定忙。

我:(指了指菜刀)希望没吓到你。

眼镜女:没有没有。我理解。

我:怎么称呼?

眼镜女:我叫李望梅。

我:我叫古倾杯。今年30了,喝酒不抽烟,不酗酒,我的工作你也看见了,比较忙,上下班经常不固定,给人家打工,收入不高。

眼镜女:年纪轻了些,我理想中至少应该比我大五岁。男人应该抽烟,身上有烟草味才更有男人味。

我:(微微一笑)你在哪儿工作?

眼睛女:我在社区医院工作。

我:在医院工作应该不错。

眼镜女:都这么说,医院有什么好的,没什么意思,我都不准备干了。

我:在哪儿都差不多,现在工作不好找。

眼镜女:你休息的时候都干什么?

我:我好静不好动。看书、看看电视、上网,有时候也去打篮球。

眼镜女:成天呆在家里多没意思,多出去玩玩。

 

办公室门开,同事甲进屋。

 

同事甲:古倾杯,刚才是什么事儿?

我: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

同事甲看见屋内有女孩儿,已清楚状况,从办公室退出。太阳光从窗外射进屋内,照到菜刀上,金属的光芒晃得我眼睛发疼。我将菜刀换了一下位置。

 

眼镜女:(掏出纸巾擦了擦额头)你们工作是不是很危险?

我:(我偏头看了看对面的办公室)还可以。已经习惯了。

眼镜女:你现在住在哪儿?

我:我跟父母住在一起。

眼镜女:你没有房子?

我:有,不过不大。

眼镜女:(面露不屑的笑容,推了一下眼镜)呵呵!

手机铃声响起,是同事乙打来的,我接电话。

 

同事乙:古倾杯,你把报表存在什么地方了?

我:在E盘共享文件夹,里面有个报表文件夹,点击去里面有……

同事乙:我找到了!行了,你忙吧。

我:好,挂了。

 

我将电话扔在桌上。

 

眼镜女:今天星期六还这么忙?

我:点子的事儿,点子好就没什么事儿,不好就从早忙到完。

眼镜女:那你以后能不能换个不忙的地方?

我:动不了。况且我们单位没有不忙的地方。

 

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是对面办公室里同事丙打来的,我歪头看着对面,按下接听键。

 

同事丙:刚才拿回来的菜刀放哪儿了?

我:(晃了晃手中菜刀)在我这儿,一会给你,你想着收了。

同事丙:知道了。

眼镜女:你工作挺忙,今天就先这样吧。

我:好。我还要上班,就不留你了。

眼镜女:你忙吧。

我:我送送你。(将眼镜女送到单位门外)

 

独白:我站在门口看着眼镜女的背影,松了口气。总算把家里交代的任务完成,我也可以安静几天调整情绪等待下一个相亲对象的到来。我看了看手中那把刚刚磨过的菜刀,上面清晰的映出我那满是胡茬的脸。我已经不是毛头小伙,面对姑娘也不在含羞青涩。等待,等待应该出现的人出现。

 

  人生如戏,光棍继续。

版权声明

来源为“猪爪网”或“古倾杯”、“许犯花”、“犯花散人”的内容均为本站原创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如有雷同,恭喜见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