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争

  月黑风高的夜晚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

  我躺着,半睡半醒之间,我似乎豪饮八大碗,提刀上马疆场冲杀;凯旋归来,佳人相迎喜极而泣,本想上前将爱人揽入怀中,一阵刺耳的叫声将我吵醒,心想不好!敌人来袭!我顺手抄起身边的家伙,一骨碌起身占好有利地形准备迎战。敌人还真是狡猾,就在这一瞬间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。我竖起耳朵在黑暗中寻找敌人的方位,不敢有丝毫的放松。过了许久,敌人始终没有来袭,看样子今天只是骚扰一下而已。我重新躺下,摆好姿势准备入睡。

 

  突然,敌人的吼叫着冲向我,打了个我措手不及,我忙抬手迎战,一击未中,敌人似乎躲过我的攻击,转身再次袭向我。此时我已经抄起家伙横扫竖劈,黑暗中招数毫无章法。当我停下来,这个世界重新恢复了平静。我喘着粗气,看来我的对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,低估敌人的确是件很可怕的事情。我稳了稳情绪,准备迎接敌人的下一轮的进攻。敌人得进攻如约到来,我一个箭步来的开关前,猛的按下开关,瞬间,黑暗消失,整个空中犹如白昼。我奸笑着环视四周,果然捕捉到了敌人的踪迹,但是一闪又不见了踪影。由于地形复杂,失去跟踪就意味着很难再找到,一时的疏忽而造成的后果让我懊悔不已。

 

  我把心一横,提着家伙寻找敌人欲决一死战,每一个角落,每一个角落我没有放过,展开了无缝隙地毯式的搜查,就差挖地三尺。然而,敌人隐藏得太深了,始终没有找到,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敌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猛冲出来,欲夺路而逃,我岂能放过这个机会,我狠劲的挥舞着手里的家伙,狠不得将其碎尸万段。几个回合下来,我们双方都累了,敌人无力的站在那,但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。

 

  僵持着,这就是机会!我慢慢的抬起手中的武器,慢慢的靠近,再靠近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了下去,瞬间敌人血肉横飞,支离破碎。这场战争以我的短暂胜利而告一段落。我满足的看着敌人的破碎的尸体,满脸狰狞,从牙缝中狠狠的蹦出几个字:该死的蚊子。

版权声明

来源为“猪爪网”或“古倾杯”、“许犯花”、“犯花散人”的内容均为本站原创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如有雷同,恭喜见鬼。